菜单

西安的春

三月 31, 2019 - 日常废宅

西安的春天,和家里总归是有些不一样的。济宁的春天,给人的第一感觉不是万物复苏,而是一种寒冷终于渐渐褪去的渐变感;西安就好像没有这个过渡似的,一下子就从冰凉冰凉的冬天跳出来了,一下子就花开遍地,穿着外套都开始流汗了。还有,可能是心理作用吧,总是觉得西安的花期要比家里要长一些,但即使如此,我却不知道为什么,总是感受不到西安春天的活力。现在约摸已经是暮春时节了,从景色来看,正是花朵正要凋谢,绿叶正在奋力生长的时候。走在路上,会感到一种春天特有的风,说不上寒冷,但也绝不应算得上暖和。一阵风过去,总有那么几朵不是很牢靠的花朵被卷上天空,落在地上,之后就是枯萎腐烂,像尸体一样的腐败,被蚂蚁吃干抹净,期间一点一点地散发尽自己的香味,按古人的说法,就是“化作春泥”罢。西安的春天,不够安静,像是被寒冬撵着催着拖拽出来的,多了一份吵闹在里面。但这种吵闹一点也不让人感到烦躁,反倒能察觉出一种活力,一种拥有历史的厚重感的力量,好像有一双大手一样,一下子拍掉了冬天的寒气,拍醒了世间万物,才会出现这种形式上的一蹴而就。这也就一个问题,西安这座城市,准备好迎接春天了吗?在家里,总是迎春花先顶着寒风开起来,直到天气转暖之前,这些黄色的花朵似乎就开始传递着春天的记号了,等到天气真的暖和起来,它们早就在不知不觉间凋谢了。西安看不到这种景象,花朵是突然一起开发,一起轰轰烈烈地闹上一段时间,再一起被同一阵风吹得七零八落,这样春天也就算过去了。不过,这倒也方便了我这个喜欢看落花的人,站在树下,看着春风卷起各种各样的东西,甚至里面还夹杂着现代社会留下的垃圾,我总能感到一丝安心,一丝自己还勉勉强强活着的安心。这份安心感,也许也是来自于西安的这份历史厚重的感觉吧。当春风又一次席卷这个古老的帝国中心的时候,它又是否能感受到过去的记忆给它烙上的痕迹呢?
楼下的四棵玉兰花树,照例只有三棵开了大簇大簇的花,剩下一棵还挂着冬天的枯枝败叶,上面零零星星的开了三朵白花,虽不如其他三棵那么壮丽,却显得十分扎眼,仿佛刺破黑布的一道缝隙一般,虽然充满希望和励志的成分在里面,可任凭它如何努力,说到底也就那么回事,无论它有多么尽力地去汲取枯树上残留的养分,也不能帮助它多活上一天。想来也是可怜,总有那么几朵小花,想从一棵濒临枯死的树枝上发出新芽,别人见了还会从心里闪过一丝敬佩和不知所云的向往。可这种向往一下子就会被可惜和感叹代替,也许这几朵花对于这棵玉兰花来说是伟大的,可这几朵花绝不是幸福的,若它们也有人生观的话,在严酷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它们,是绝不会喜欢上自己的生命的。对着这样的它们,人们还能笑着说出只要活着就有希望这种不负责任的话语吗?
但春天总归是要结束的,无论它是不是讨人喜欢,也无论它做得正确与否,时间会洗去它这次存在的痕迹,勒令它回到自己规定的循环里。来年,西安的花还是会一起开放,春风还会把它们一起卷上天空,我的记录,却只能到此为止了。

标签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